网站首页 | 网站管理 | 联系我们
手语翻译在线查询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>>详细内容
特殊的孩子

那年初秋九月,梦想飘飞的季节。我以爱心做笔,以热情为笺,来到清原聋哑学校,从此一个新的角色----特教教师与我的生命融为一体。 
依稀记得第一次参加聋哑学校的升旗仪式,我平生从没有如此震撼过。这里没有悦耳的歌声,没有激昂的伴奏声,有的是大队辅导员幽雅,大方的手势指挥;是学生们伴着手语国歌升起的国旗;是聋童们参差不齐却满怀激昂的呼号。这是我看到最庄严的一刻,也是我看到蓝天下最绚丽的一道风景。从那时起,我的心底发出一种呼唤:我已经爱上了这里,爱上了这些特殊的孩子,我要为他们而努力! 
    然而,第一次上课我就出尽了洋相。当我兴奋的来到教室,走上讲台的时候,我突然发现因为我所学的是盲专业,所以我根本无法和聋童沟通。我只有很尴尬的在黑板上写着:大家好!我是你们的新老师,你们就叫我董老师吧,以后的数学课就由我来上~~~~~~这节课下来,我的嗓子哑了,嘴起泡了,吃不下饭,睡不着觉。想到孩子们那一双双渴望知识的眼睛,我决心尽快突破手语这一关。于是,我查阅《中国手语》一书,挤出时间对着镜子练习,不懂不明白的地方请教有经验的老师。终于经过我的努力,我上了一堂成功的市级优秀课。  
    两年后我初为人母,刚休完产假上班,学校更名为特殊教育学校,并扩大了招生范围。由于学校人员紧张,我接手了新成立不久的培智班。这个班有12名培智生,然而这都是些什么样子的孩子啊?有的十七岁走路还跌跌撞撞,有的十三岁还语音模糊不会讲话,有的傻笑,有的呆哭,有的半瘪着脸,还有的总翻着白眼。望着他们我迟疑了,思想波动使我几夜不能安睡,退缩吗?看着熟睡中的儿子,我突然想:“如果我的孩子是~~~~~~”。母爱和责任感由然而升,使我鼓起了勇气。我知道要教育好他们必须接近他们,关心他们,热爱他们。我要把他们当成自己的孩子,担负起母亲和教师的双重责任。  
    我像所有的母亲一样,每一个孩子都是我的心头肉,我帮他们擦鼻涕﹑洗衣服,带他们上厕所,帮他们服药,领他们打针~~~~~~无事不做。刘大壮同学是一名小脑积水的患儿,刚进班时他真是班里的老大难。一会儿把同学打哭了,一会儿把班级物品砸坏了,他的存在让我更加忙碌。既要勤督促他上厕所,防止他尿裤子,又要时刻盯牢他,防止他逃跑。记得一节语文课,他又出现了每次发病前的狂燥不安,我一边讲课,一边注意观察他。突然,他“咚”的一声倒在了地上,双手双脚紧紧蜷缩着,口吐白沫,翻着白眼,我一个箭步冲上去,坐在地上,把他紧紧的抱在怀中,用大拇指对准人中狠狠的摁下去------一分钟,两分钟------终于,他“哇”的一声哭了:“疼------”。望着他苍白的小脸,瘫软无力的身躯,我的心都要碎了。 
    其实,不单单我如此,我们所有的特教教师都是如此。哪一位教师没有给学生洗过尿裤,屎裤?哪一位教师没有被学生抓伤过?又有哪一位教师没有在半夜找寻过出走的学生? ¬
    当然,要真正的当好特教教师仅仅有爱心是不够的。我们用游戏活动调动学生的积极性,强健学生的体魄,改变学生因为身体及智力残疾而带来的不良习惯。两年多的时间里,学生与我们拉近了,我们和学生也产生了特殊的感情。刚开办初的时候,学生们死命的往外跑,现在,每到假期,他们都会问自己的父母:“我什么时候可以回学校啊?”  
    我从不奢望我的学生能够成为海轮?凯勒,但是只要我给予他们关爱和温暖,培养他们自尊﹑自爱﹑自立﹑自强的完好品质,激发他们对生活的信心和希望,我相信他们终究会摘掉“弱者”帽子,他们一样能成为像海轮那样身残志坚的人。   
    我们深感对学生的爱,对事业的追求,以及对学生不幸家庭的极度同情主宰了我们特教人的人生。我们默默耕耘用自己的青春和热血担负起“为国分忧,为民解愁”的重任。我们是这寂寞事业的忠贞守望者,在这片特殊的土地上,和这群特殊的孩子们一起共同构筑着我们之间特殊的爱!¬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清原特殊教育学校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董   微